基锤.剑风白黑.蝙超.反逆黑白.黑瓶黑.叶蓝。

春昼之光【2】

*有黑暗,不适者误点!!!!

*作者人格分裂了,本章节风格诡异…智商文笔【本来也没什么文笔】掉线

*OOC我不管,不管,不管【死不要脸】

*有原创人物

↓↓↓





Chapter.2

痛……

Thor多次徘徊在清醒与昏迷的边缘,朦朦胧胧地听见有人跟他讲话,耳朵嗡嗡嗡的响,忽远忽近,模糊不清:“Asgard家族…覆灭……”然后有人抓着他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那人手上使劲抓得他头皮生疼,头顶明亮的白炽灯直直刺到Thor的眼里,亮得他想流眼泪,面前的人背光,黑影晃动,恨意浓烈。

 

几个月前,Thor参加了一个私人聚会,香槟美女、各路云集。一如既往的微笑应酬,各个都是表面平和的绅士名媛,却暗地里上演你死我活的戏码。Thor心里厌恶这样的场合,却也是这里的老手。

“我很荣幸今天在这里遇见您,女士。”Thor身材高大,西服剪裁得体,面对眼前的女子,他半弯着腰,用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女子的酒杯,玻璃撞击发出好听的脆响,“Cheers.希望今夜您会有一个好梦。”

“您也是。”女子举杯含笑,对眼前金发碧眼的男人充满了好感。然而,这位现在举止温柔的男人却也可以在另一个地点时间段满脸戾气,双手染血。身为Asgard现任的家主,Thor拥有漂亮英俊的外表,缜密的心思,还有一颗膨胀的野心,他任意玩转着不同角色出入不同场合,将Asgard涉及的领域拓宽拓广,借以稳固着百年的家族根基。昨夜还是白色世界的业界大佬,今夜或许便是黑色地带的领主。Thor是骄傲而成功的王者。

双方气氛和谐的饮下杯中剩余的酒,侍应生恰到好处地前来换下空的杯盏,递上新盛好酒杯。

Thor接过了酒杯,余光瞟到侍应生长着刀茧的手,皱了眉,再抬眼看向他的脸,捕捉到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惶。

不等他反应,对方掀翻了托盘,抽出一把匕首向他刺过来,Thor向边上险险一避,想要抽出随身携带的枪支,却摸了个空。由于是私人聚会,禁止保镖入场,刚才进场时还收走了他的随身武器。Thor骂了一句脏话,一脚踢翻对面的侍应生。身边的女士尖声惊叫起来,引起人群的骚动。众人开始慌乱,想要逃跑,大厅顿时混乱成一团。

Thor环顾四周,一个、两个、三个……许多侍应生打扮的男子纷纷向他聚集过来,将他包围。这分明是有预谋,冲着自己来的,Thor意识到这一点后,他开始选择躲在中人群作为掩护,一点一点向出口撤。

厅中的水晶灯突然灭了,使局面更为混乱。富丽堂皇的大厅杯盘狼藉,狼狈不堪,人群拥堵在大门口,水泄不通。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保镖进不来。Thor在黑暗中被人捅了一刀,一把拉出了人群中。凭借着自小训练出的条件反射,Thor精准的判断出了对方所在的位置,反手钳住其手腕,咔擦扭断了对方的手,借机夺下匕首。当他自后割开第三个人的喉咙时,更多的对手从四面八方加入了其中,体力不断消耗,包括失血的糟糕情况,Thor越来越吃力,这种状况是他从未遇见过的,未曾想有人竟然会在这种场合下与他作对……是谁呢?

伤口越来越多,即使杀了一个,还会有更多的人过来。局面无疑不利。Thor思量着对策,根据记忆借助障碍躲避来人,借以拉开距离,距离人群越来越远。角落里有人扣动扳机,枪口发出轻微的啪的一声,Thor的肩部中了一弹,子弹射出后巨大的惯性翻搅皮肉,Thor闷哼一声倒在地上,连呼叫的力气没有,枪支通过消音器并没有引起人群更大的骚动,对方手下迅速的穿过障碍物将Thor围起来,秘密无声的带走了流血不止的金发男人。他只觉得人们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陷入了昏迷。

 

Thor醒来时,面前有人。

一个棕色头发,瘦而不弱小的男人,眼神阴暗,高高在上的靠在椅子里,无悲无喜的盯着自己。

他见过这个人,一个势头强劲,新兴崛起黑帮的大佬。但他们却并未有过什么交集。

“Bennett.”

“真是荣幸您记得我。”

“我与您并无瓜葛。”Thor撑着已经包扎过伤口的身子从水泥地上站了起来,这是一个地下室,没有窗户,阴暗潮湿。

“不。”Bennett也从椅子上站起来,靠近他,“不不不,我们有,只是您忘记了。”

Thor思索了一番的确不记得有关于与这个男人有过任何接触,只觉得对方似乎是在玩弄自己,不禁有些怒意:“Bennett,你这样做只会让Asgard与你们为敌。”

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男人发出了尖锐的笑声:“Asgard?哈哈哈哈哈……Thor,现在已经没有Asgard了,就连你,Thor,这个人也不存在世界上了。”

男人有些恶毒的凑近细细观察Thor突然灰白的脸,没落的王子的脸上还满是不敢相信与震惊。

下一秒,Thor的拳头就挥向了对方可憎的脸上。Bennett及时伸手挡住了那一拳,一个用力将Thor推倒在地,拿出一把精致的手枪有条不紊的上膛,指着Thor的额头:“您要小心,这样容易擦枪走火。”

枪口下移,对着Thor缠着绷带的肩膀,Bennett轻轻扣下的扳机,伤口重新受重创,Thor抽搐着捂着不断涌出大量鲜血的伤口,眼神涣散。

“您亲爱的下属已经背叛了Asgard。”男人蹲下来语气讥讽,“以后的日子,希望您能好好享受,我赐予的一切痛苦,就像当年你们杀了我妹妹一样。”

 

那些所谓以后的日子,Thor被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牢笼里,每日被殴打,终日充满棍子打在背上的闷声,骨头碎裂的脆响。起先他还能还手,后来他被绑起来,默默承受着,咬紧了嘴唇不发出一丝声音。他的身体越来越差,几次呕出鲜血。

没有人要他死,这样的日子似乎永远也过不完。男人想出无数种方法折辱他,但Thor永远沉默着,像一只骄傲的狮子,永不妥协。

 

那天一如既往有人给他送饭来,面容熟悉,是Sif。

“快走,Hogun他们三个在外面等你。”

 

Thor用被打得骨裂的腿在剧痛中勉强跟上了Sif,一言不发的听着Sif的陈述:“沿路的监控已经被破坏,我们拥有的时间很少。

 “这段时间里,Asgard的肢解已经引起了很多地区不小的波动……

“长辈们背叛了您和Asgard……

“Bennett已经吞并Asgard的大部分……许多交易被他们接手……”

 

Thor从嘈杂的声音里清醒,发现自己跪在地上,浑身是血,被人抓着头发,面前的男人歇斯底里的朝他大吼。

耳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有嗡嗡嗡的响声。

“你们杀了…妹妹……她还……小”那个男人有些可笑的哭了。

 

Thor想起来了。

那个时候他还很小。他偷偷带着不怎么出门的Loki溜出去,去商店为Loki买生日礼物。在经过一个小巷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在跑过Thor的时候狠狠撞了一下衣着昂贵的Thor,偷走了男孩的钱包。

“喂!”Thor大叫道。

Loki早已追了出去,然后远处传来一声干脆的枪声。

等Thor找到Loki时,后者有些颤抖地递上Thor的钱包,一把抱住了Thor的头,Thor看见Loki脚下是女孩尚且温热的尸体,他听见Loki有些惊恐的声音从胸腔里传出来:“bro,我杀了人……”

……

 

“对不起。”

男人停止了哭泣,看了Thor一会儿,突然桀桀地笑了,吩咐了手下几句。Sif他们四个被拖了进来。

Thor挣扎着冲了上去,然后被人制住。

然后的然后,Thor的记忆有些混乱,他听见有人开始喊叫、哭泣,还有自己的声音在不断地求饶,有血喷在自己的脸上,是滚烫的,像沸腾的热水烫得他神志不清。还有断肢,看起来是坏掉的破布娃娃。

是Sif、Hogun他们的血,和肢体。

 

Thor眼前是血,鼻腔是腥味,耳朵里充斥尖叫声。他快要疯了。

他闭上眼睛,妄想躲过这个宛如地狱的地方。

如同过了几个世纪的煎熬,等他睁眼时,四周已经没有声音了。

他看见有人把刀抵在他的手腕上,冰凉的刀刃切开了皮肤,汩汩流出的热血温暖了刀锋。

好痛。

Thor叫出了声,眼睁睁看着他们挑断了手筋、脚筋。

没有人压着他了。

可他动不了了,任由他人将一个眼罩戴在他的脸上,然后厚重的铁门被关上。

自此,他再也没有见过光亮。

直到有人破开门,把他抱在怀里,气味熟悉,那是曾经在年少时日日夜夜的不曾消散的味道。

多年未见,原来是个老朋友。


评论(3)
热度(39)

© 一升冰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