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锤.剑风白黑.蝙超.反逆黑白.黑瓶黑.叶蓝。

江湖

对面的她只是勾起一丝浅笑,一如她往日一样矜持,笑不露齿,看起来温柔的样子,我总是肤浅,被外表蒙骗。看到小白兔一样的她总是硬不下心,几欲动手却败给自己。

【算了吧】

她手里执剑,直指我的面门,再进一步,剑心便要刺破肌肤。我和她什么时候隔了一把剑和一只手臂的距离呢?似乎我伸一伸手就可以揽她入怀一如当初。

在不可以了。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讨厌起她的呢?似乎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

我与她本不是同路人。

这样的感情太娇脆了,岌岌可危到她那样的女子轻轻吹一口气就化为幻境消失了。

【呵】

我微微向前移动半步,她的剑丝毫不见动摇,没有退缩,只有衣帛破裂,物体直直划开肌理的声音。人情竟已薄凉至此,原来对我她已厌恶至此,也难怪……

我不曾想你我竟也落到如此地步。

哎,风起来了,目光开始涣散,我一步一步以她刺入我胸口的剑为导引伸手攥住她的衣颈,转而移到她修长的颈项。

【你不躲】

我到底再说一句问话还是在陈述呢?

尾音颤颤消融在风中,连我自己都弄不清。

她故作倔强,原来是为引我心软,如今我却再也不会了。

我收紧五指,她的喉骨嘎吱作响,内部碎裂。

【我死了,也要陪葬。我就是见不得你好。】

评论
热度(2)

© 一升冰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