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锤.剑风白黑.蝙超.反逆黑白.黑瓶黑.叶蓝。

Anaesthesia【全职叶蓝】(3)

cp叶蓝无误,不太写文,文笔可能不大好。目测ooc,自带避雷针
娱乐圈设定   强大歌星叶修×新人野心家蓝河,虐(吧) 

 结局BE【不定】龟速更     中篇【不定】

有BUG或者写的不好的地方请提出,感谢。这里是南一。肾入↓

----------------------------------------------------------------------

chapter 3    是非

叶修出了录音棚,外面云层已经压得老低,发出几声轰隆轰隆的低咆有些像老人咳嗽。气压很低,远方灰暗阴沉,街上也已经开始刮起风。一副欲下不下的姿态,他抬了抬头,摸不准什么时候被浇一头水,想到自己没开车也没带伞,只无奈地退到室内。

蓝河的住所在老城区,没什么能停车的地方,况且想着距离自己工作的地方也不太远,不会照顾自己的叶修早上只身急匆匆出门并不曾想到当下的正是天气最善变的时候。

叶修眯起眼点了支烟,享受地深吸一口从鼻子里呼出。橘色的火焰借着闷热潮湿的空气燃烧着烟草明明暗暗的印在叶修的脸上。他啧了一下,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开机想给家里的蓝河打个电话说晚点回去。因为怕妨碍录音他一般工作都关着机。

手上刚开机的手机震了一下。叶修拿起看了眼是条短信,署名是许博远。

——“天要下雨了,你出门没带伞吧,我给你送来。在对面咖啡厅等你。”

方才有些僵硬的脸因小小屏幕里的几行字放松,嘴角若有若无勾起一抹笑。看了看那家小小的咖啡店,叶修嘿嘿笑了声,挠挠头发掐了烟大步朝着对街走过去。

 

 

有些阴暗发霉的巷子里时不时传来几声打斗的声音,参杂一些男人的嘶吼、呻吟、呜咽。

“嘿,你这小兔爷长得倒是挺清秀,不如让哥几个尝尝鲜,看看男人是啥味道的。咯咯咯……”对方一人一脚踹在蓝河的肩膀上,狠狠捏着他的下巴,俯下身打量着道。眼神不住往他身下看去,语气满是猥琐。

蓝河被对方一脚踹在粗糙的水泥墙上,强烈的撞击痛得让他皱起眉。听人如此侮蔑自己,不禁冷笑了一声,抬手甩开那人的手,擦去嘴角的血迹,往地上啐了口:“你们几个杂碎别碰我。给我滚远点。”

“……”那些人骚动了起来,为首那人气急败坏指着蓝河,“妈的,你就一男妓,就凭你这副千人骑万人跨还不知道有多少病的身体,老子还不屑碰!呵,灯光舞美什么的都睡遍了吧?你又算什么东西……上,给老子打死他!”

蓝河怔了了一下。却不知道那一次的事情曝光居然让街头的混混也这样肆无忌惮的辱骂自己,可悲到自己甚至找不到理由反驳什么,解释了只能越抹越黑。他虚晃了晃身子,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像说给自己听:“不是,你他妈骂谁呢!我没有!我没有!你不要乱说!……你放屁,我没有!没有!……”

脑子混乱的让他无处遁逃。哪里都是厌恶嫌弃的眼神,无处不在的讥笑。四面八方的包裹他,如同这天的低气压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心里说:逃走,逃走,快离开这个地方……

跌跌撞撞推开人又被抓了肩膀按在地上狠狠打。

 

 

蓝河从家出来,带着伞慢慢踱到叶修工作室,等在对面。他抬头张嘴看亮着的窗口,微微一笑,心里暖暖,脑海里想的都是叶修认真工作的样子。

“哎呦呦,那不是前些天被爆料说色诱蓝雨公司投资方的公关男妓蓝河么。”对方加重了色诱、男妓的字音,一脸不怀好意的大笑。其他喽啰也附和跟着大笑。

蓝河不耐转过头,不想自己却被认出来了。他曾经跟着叶修打趣自嘲说自己这种大众脸不用化妆只要放人群里肯定不会被认出,后来下楼实践几次也的确没什么事,他也就没花心思打扮来隐瞒自己身份。这次听人不怀好意的语气,他心里咯噔一下想着坏了坏了,有些慌张不知如何应付,只得硬着头皮道:“你们别乱说。”

“乱说?大报小报都登了,那照片还能造假?那大老板的家伙好使么,要不你来尝尝哥哥我的?包你满意。嘻嘻嘻……你们几个捉着他别放他走……”混混指挥底下人靠近。

蓝河见着势头不对,掉头便跑开,却被封了去路。几人活动着筋骨上前架着他闪进巷子里,一阵拳打脚踢。蓝河试着反击然而对方人多势众也不奏效。

 

叶修到了对街不见蓝河,估摸着他大约还没到,便静静等着。无意间听路人八卦,却听到“蓝河”“打架”等关键词。刹那间松懈的神经绷紧,抓着人上前就问地点。

找到蓝河时,混混已经散去不少,留了一两个在那逞能地。

“你们在做什么。”出口是自己都不曾想到的低沉声音。视线在触及倒在地上的蓝河时,身体比大脑更快的做出反应,上前发了狠对人迎面就是一拳……

 

 

大脑昏昏沉沉,意识半有半无的蓝河在听到一声比一声更急切的呼唤中清醒的。眼前是叶修放大的脸,上面零零散散落了些乌青,划痕,蓝河躺在叶修臂弯里有些吃力的笑笑想来表示自己没事,但在看到心心念念的人后所受的委屈、刚才不曾发泄哭泣的疼痛在这一刻澎湃着刺激泪腺,无法停止。蓝河用了全力抱住叶修。叶修一手轻拍着他的背沉默着什么也不说。

 

“……喏,雨伞。”蓝河像个小孩一样哭完后,脸红的拿了在打斗中报废的雨伞。

“噗,真傻……”叶修有些好笑地揉了揉他的头。

久不下雨的天突然降下暴雨,落在两人身上,冲洗掉一切。

 

↑感觉完全写不出来想表达的感觉_(:з」∠)_,一定是瓶颈了……各位如果有想法一定要告诉我哪里写的不好啊!!!!拜托啦!!!

我是真的觉得OOC严重了ORZ

     

 

评论
热度(7)

© 一升冰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