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锤.剑风白黑.蝙超.反逆黑白.黑瓶黑.叶蓝。

Anaesthesia【全职叶蓝】(1)

cp叶蓝无误,不太写文,文笔可能不大好。目测ooc,自带避雷针

娱乐圈设定   强大歌星叶修×新人野心家蓝河,虐(吧)  结局BE【不定】

龟速更     中篇【不定】

有BUG或者写的不好的地方请提出,感谢。

这里是南一。

肾入↓

----------------------------------------------------------------------

 

chapter 1      贪恋

    上午10:00,在一幢老式居民楼。

昏暗而有些破旧的房间里,狭小的空间里满满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味道。两具男性的身体相拥而眠,身下凌乱的被子和床单处处显示着昨晚的一场疯狂欢爱后留下的痕迹。那些带着些许淫乱的痕迹与两人身上的吻痕、淤青如同一幅色彩鲜明的旧画含着久远焦枯的黄色重重铺陈在那里。现在这样就像他们彼此之间会一直拥抱到死亡,到腐烂。

当阳光透过陈旧的窗帘照进来时,正好打在叶修长长的睫毛上,在脸上留下投影。这大概又是一个好日子,平静而安定的。

他们本打算好好窝在屋子里安静的过一天,似乎现实并不这样,床头手机刺耳的铃声打破这个平衡,吵吵嚷嚷的响了起来。

叶修怀里的人在睡梦中被惊醒,嘟囔了几声,迷茫的睁眼,眨了几下,又被窗外阳光刺到眼,小兔子般的闭上眼,缩进叶修怀里,拿被子捂了耳朵,朦朦胧胧的又睡过去。

叶修紧了紧怀里的蓝河,不耐烦的摁掉了手机来电。对方并不打算放过他们,电话催命的响了一次又一次。

“唔……接电话啊…吵。”埋在被子里的蓝河声音闷闷地传出。

“喂,你好……”叶修闭着眼在床头柜上摸了几把,摸到手机语气不佳的接听。

——“我操,叶修,你脑子有病了吗?今天你知道要干什么么!要录歌要录歌啊,我已经等了你几个小时?!现在已经10点了已经10点了!你居然还在睡觉,你的专辑还想不想发售了啊?我给你20分钟到公司,快点!”叶修的经纪人陈果愤怒暴走的声音爆炸在电话里,提醒着叶修今日行程有多重要。

叶修敏捷地把手机拉得远远地,否则耳朵暂时失聪都是必定的。他皱了皱眉对电话回了句知道了就立刻起身,该死,居然忘记这么重要的事。

他胡乱套了件衣服,起身去厕所洗漱。蓝河最后一丝困意在一通电话中被完全打散,在陈果的吼声中也意识到了问题的重大。他趁着叶修洗漱的当儿,正要下床,脚一沾地,腰酸的差点站不住。扶着腰去厨房做了简单的早饭,等他用保鲜袋装好,叶修正在门口穿鞋。

“喏,记得在路上吃掉。”他递过去,看着面前的叶修,“身体要紧。”

叶修嘴上嗯着,接过早饭,拉过蓝河在他额头上印了一个吻:“知道啦,哥走了。”

“路上小心。”蓝河看着叶修走下楼,发动了车才关上门。

待门咔哒关上时,蓝河顺着门慢慢滑到冰冷的水泥地上,独自一个人坐了很久,呆呆的坐着什么也不想。他拿手抚了抚脸,起身回到房间。

他想着要再睡一会儿,昨夜的情爱耗尽了他所有的体力和精力。盖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鼻腔里都是叶修身上的味道,带着烟草慵懒的好闻的干净的男性的味道。他是个贪婪的人,靠在叶修躺过的枕头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狠狠地吸着气,这样幻想着叶修,身下还是刚才叶修留下的体温,用自己的体温留住所有关于叶修的一切,关于他的体温,他的味道,他撒在自己身上的,床单上的白浊液体,他在自己身上的吻痕,他在自己颈项间呼出的热气,他睡过的枕头,他用过的被单……他的所有。

蓝河清醒的很,毫无睡意,但就是这样躺在床上不肯起来。他呆呆地盯着天花板,天花板因为年代久远有些发霉,泛着潮湿丑陋的黄色。

眼角有些潮湿,打湿枕巾,氤氲了一大片不规则的圆形。蓝河觉得他从来就不是个坚强的人,或许不该这么说,至少他在叶修面前永远坚强不起来。那个男人总是能够很轻易很轻易地戳破他筑得厚厚的防线。

——他说:“蓝啊,这有什么。”就好像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不可以抵挡。

在蓝河从最高处跌下来时,他抱紧着那个什么都不再相信,什么都不再抱有希望的蓝河告诉他:“蓝啊,这有什么。咱可以再来。”

然后,蓝河回抱他,像钻进他的身体里一样,惊惶的,乞求的:“叶修,别离开,别离开……”他信他说的,即使宇宙洪荒,蓝河都信他会在。没来由的信。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去相信那个带着烟草慵懒的好闻的干净的男性的味道的男人。

即使那时候蓝河跟叶修也才相识不过几个月。

 

 

  

↑渣渣一只- -

评论(5)
热度(11)

© 一升冰河 | Powered by LOFTER